猫白推配乐

公众号:猫白推配乐 每周分享一首电影配乐,忙碌的工作日夜晚,让音乐和电影陪你入眠吧~
[DJ节目]thunderdawn的DJ节目 第114期

一首音乐写给梦想的诗

(图文完整版请点击链接)


如果对好莱坞电影配乐有所关注,汉斯·季默的名字定然不会让你陌生。

作为好莱坞顶级的商业配乐大师,汉斯·季默的许许多多作品都令人耳熟能详。随便举例:《狮子王》《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勇闯夺命岛》《星际穿越》《加勒比海盗》《珍珠港》。


今天这首配乐来自《珍珠港》,是我所认为的、汉斯·季默所写过,最浪漫的一首配乐。

想谈这首音乐很久了,这首配乐之美之动人,在我心中堪与泰坦尼克号的《Rose》相提并论。

之前的推文中已经谈过了《Rose》,它是Jack和Rose的爱情主题,这首《Tennessee(田纳西)》却并非《珍珠港》中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恋情的主题,而是属于人类最美最浪漫的梦想——飞翔。


影片开头,音乐先于画面响起。

孤圆的落日染出田纳西州金色的山峦平原,一架古老的双翼螺旋桨飞机在右上方拖着长长的尾烟缓缓飞入。掠过夕阳下泛金的麦浪,掠过玉米地和树林,掠过简陋的木制机棚和高架在麦田的风车,掠过仰望着它梦想着飞翔的孩子。

一个叫雷夫,一个叫丹尼。


音乐再次出现,是两个孩子实现梦想,成为飞行员后,远在夏威夷的天空。

丹尼偷偷带着艾芙琳上了战机。

依然是夕阳喷金之时。澎湃的云海无边无际,仿佛棉花糖的海洋。

阳光下的云朵滚着砂金的边。云海尽处漏下暮色女神金色的镜子——夏威夷人叫它“珍珠海”。这是珍珠港名字的由来。

飞机的双翼反射着阳光,小小的钢铁之鸟,载着两个人漂浮不定的情感。


丹尼控制战机做了个翻滚。

天地倒悬。

那一刻俯视这颗小小星球时,脱离了地球引力的心。若非梦想过飞翔的人,大约永远不会明白它的忐忑激荡。


那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后来的阴差阳错和造化弄人。不知道有怎样的伟大与残酷在等待他们。


直到故事成为历史。

音乐随着画面重新注视片头出现过的双翼螺旋桨飞机。

它拖着长长的尾烟缓缓向着夕阳飞翔。

背景中是落日染成金色的田纳西。

还是麦浪和玉米地,还是简陋的机棚和高架在麦田的风车,还是载着一个雷夫和一个丹尼。

雷夫问丹尼:“你想飞吗?”


一切似乎相同。一切似乎不同。一切似乎相同。

相同的,是孩子心中种下的、有关飞翔的梦想。


这部影片有太多可以说的东西。友情、爱情、荣耀、责任、守护、等待、坚强…

但我最想谈的还是飞翔。

飞翔是人类所拥有的最浪漫、最美好的梦想。

我一直这么认为。

因为想要飞翔,今日我们才能得幸一睹头顶辉煌的星空真正的模样。

因为想要飞翔,我们才没有停止过前进的脚步。

因为想要飞翔,人类的伟大不会止于过去。


这首配乐每每响起,眼前就不由浮现夕阳下钢铁的巨鸟,载着小小的人类大大的梦想,破云裂风,冲上青空。


这是音乐给梦想的诗。


再听一遍这首音乐,做一个飞翔的梦吧。


The End


微信公众号:meowbai(猫白推配乐)

用音乐再“看”一遍电影

周末的夜晚

伴你入眠

Le Chant de la Mer (Musique Originale du Film) Lisa Hannigan

海洋的歌声你听过吗?

(点击标题获取图文完整版↑↑或关注公众号:meowbai(猫白推配乐))


又是一个周末啦,在这个短短的一周末尾,为大家推荐一首清新宁静的童话之歌吧。


今天的配乐来自一部动画,由爱尔兰的民间故事改编而成,曾包揽当年奥斯卡、法国凯撒和动画界奥斯卡——安妮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虽然最终没有获奖,依然是当年最好的动画作品之一。


故事讲述了一个灯塔守卫人与一位海豹精灵相恋,海豹精灵留下了一双儿女回归了大海。

奶奶将孩子带到了都市,孩子们却只想回到海边小岛的家。

路上他们邂逅了隐藏在尘世间的精灵们。

精灵们告诉他,他的妹妹是一位海豹精灵,她需要她的精灵外衣才能放声歌唱,只有她的歌声能够拯救其他被猫头鹰女巫剥夺了情感变成石头的精灵。

而在此时,妹妹被猫头鹰女巫掳走,哥哥就此踏上拯救妹妹回家的冒险之旅。


这首插曲,正是妹妹被哥哥带回海边,穿上海豹精灵的外衣,放声歌唱,解放变成石头的精灵的情景。

从妹妹西尔莎稚嫩的吟唱开始,背景只有调皮的鸟儿一般跳动的竖琴和清歌一般的提琴。然后母亲温柔的声音加入,在西尔莎的歌声之后,仿佛母亲温柔的守护。

一段木管接上了西尔莎的歌声。

精灵从路边的石头中苏醒,她变化有致的木箫引领着诸位精灵的乐团登场。

急促的鼓点、更多的提琴、瑶琴、竖琴、七弦琴,无数的精灵从石化的沉睡中苏醒,他们金色的身影飘上天空,组成浩荡的乐团,尽情歌唱自由与情感。


静默灰霾的都市、宁静的乡野、幽深的树林,精灵的身影在一处一处点亮,他们汇聚在一起,飞向日出之地。

他们的身姿在黎明的天空拖出长长的轨迹,仿佛金色的极光。


最后,女巫也被精灵打动,重新化出她金色的精灵姿态。


她曾经因为不忍儿子沉浸在悲伤中,而剥夺了他的情感,令他化作了海边的巨石。

也因此,她才认为情感是世间最可怕之物。

她剥夺了精灵们的情感。

而哥哥对西尔莎充满勇气的爱唤醒了她沉睡的心。

她唤醒了她的儿子——精灵的神明。


随着西尔莎歌声的落幕,精灵们伴随他们的王告别尘世,走向精灵的世界。


西尔莎一家再次见到了他们的母亲。

这一刻却是告别的时刻。

母亲带走了西尔莎的外衣,将女儿和妹妹留给了丈夫和哥哥。


母亲离开了,但她会留在他们的歌声中,留在他们的记忆里。

他们永远彼此深爱。


故事的结尾,父亲走出了丧妻之痛,奶奶理解了他们在海边生活的意愿,哥哥不再将母亲的离开怪罪于西尔莎,而西尔莎也能开口说话,成为一个普通的孩子。

他们从此幸福而平静地生活。


这部动画的画面之美,被称为“每一帧都想截图”,加之优美动人的音乐,绝对是艺术家级别的作品。

但我想,成就这部动画赫赫之名的或许是它美轮美奂的画面和音乐,可成就动画本身的依然是它所讲述的故事。

这一个充满纯稚之心的故事。

这一个充满勇气与爱的故事。

这个故事没有太大的起伏,不谈血腥,不谈丑陋,甚至没有爱情。

它会出现在孩子床头的绘本里,深究起来或许还略显荒诞。

正是这样的故事,曾经伴随我们长大,为我们还未长成的灵魂沉淀下一颗一颗有关世间美好珍贵之物的宝石作为基石。

让我们的灵魂有了贵重且璀璨的机会。


不止是孩子,恰恰是我们,才需要这样一个纯净清澈如碧海的故事吧。


The End


来自微信公众号:猫白推配乐(meowbai) 

每周末推送一首电影配乐

用音乐再“看”一遍电影

周末的夜晚

伴你入眠




La La Land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Justin Hurwitz

未选择的路

(点击标题获取图文完整版)


今天分享的音乐有些长,大约8分钟。它来自获得奥斯卡14项提名、并包揽6项大奖的影片《爱乐之城》。

曲名:Epilogue(尾声),正是爱乐之城结尾十分钟另一场人生蒙太奇剪辑的配乐。

这首配乐囊括了整部影片出现过的所有音乐形式和片段,又犹如电影音乐的另一种编排。作曲人也藉此获得了今年国际电影音乐评论人会获奖(IFMCA)年度最佳配乐创作奖和最具突破新人奖爱乐之城、LaLa Land、幻想之地、好莱坞,女主角米娅的梦想所在,最终梦想圆满,最好的一段感情却留在了了幻想之地。


音乐起始于缓慢的钢琴独奏,正是米娅被吸引到路边的餐厅,与男主角塞巴斯蒂安初遇时,塞巴斯蒂安即兴演奏的曲目。

四下灯光皆熄,只有两束光,像天顶漏下的星光,只照耀着我和你。

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


仿佛又是初遇的圣诞节,塞巴斯蒂安烦躁地用一串音阶拉完整首曲子,两人在彩灯闪耀中相遇。

但这一次,没有被无视的尴尬和擦肩而过的渐行渐远。

他们在彩灯中接吻,音乐像被拉爆的礼花筒,喷溅出在影片开头加州热烈的阳光下载歌载舞的激昂音调。


他们再次携手闯入为梦想打拼的过去。

没有被金钱压迫的屈服,没有被嘲笑讥讽的冷场,没有傲慢敷衍和等待。

米娅再次用故事征服试镜官,他们携手飞向浪漫之都。

塞巴斯蒂安的音乐在巴黎也依然充满生命广受欢迎。

一段降调的小号独奏把热情冷寂。像在宣告不详。


然后他们进入一场幻梦,一幕幕经典歌剧的场景中,他们在星辰湖畔共舞,一如他们旋转在天文台的星海中。

白的星光、舞裙、和衬衫,黑的天幕、西装、和皮鞋。


他们结婚、生子、携手未来。

他们在夕阳中亲吻。


终于,幻想与现实接轨。

他们告别带着孩子的保姆,在堵车的高速路上驶向了另一个岔道。

他们在路边发现了一个酒吧。


四下灯光皆熄,只有两束光,像天顶漏下的星光,只照耀着我和你。

并肩坐在台下。


灯光亮起,一切幻境破灭。


生活是什么时候走向了岔路。

没有人知道。

或许是塞巴斯蒂安向生活低头,加入他不爱的乐队时。

或许是米娅一次次试镜失败时。

或许是塞巴斯蒂安错过了米娅的初演剧目,

或许是米娅放开了对方的手。

或许是他们坐在曾经共舞的山道,相互告别。

更或许,初遇就是一场错误。


然而,他们的爱情最终还是会成为心中最美的感情吧。最好的爱情,就是让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

他们的爱情迷失于啦啦之地,梦想却走向了圆满。


故事从加州的烈阳开始,泼洒的热情犹如将加州的阳光盛在盆中泼洒出来。

每个女孩都穿着纯色的连衣裙,布景恍如梵高的画作。

如此浓烈明艳的色彩,却包裹如此失落的故事。

其实我不敢多听这部影片的原声,太心酸,又太失落。

每一个失落过梦想与爱情的人,都值得在这部片子的音乐中放声大哭。


然后生活还要继续。

如同他们结尾在台上和酒吧门口的相视。


以一首诗做结吧。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

未选择的路 

——(美)罗伯特·弗罗斯特 ”

The End


猫白推配乐 | 公众号:meowbai

每周分享一首电影原声,让音乐与文字伴你入眠

Hacksaw Ridge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Rupert Gregson-Williams

你若寻求上帝,上帝必使你寻见

点击标题获得图文完整版(或关注公众号:meowbai )


今天分享的是不久前上映的二战题材影片《血战钢锯岭》配乐专辑中的第一首:冲绳岛战役(Okinawa Battlefield)。

影片改编自历史上的真实故事:基督教徒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在二战期间应征入伍,因信仰原因他拒绝上战场时拿枪。在冲绳岛战役最惨烈的一场攻防战中,他以一己之力救下了75个人。


音乐在片头伴随钢锯岭上地狱般的场景展开,作为战场中道斯的主题贯穿了所有悲壮的场景。

许多人谈这部影片时,喜欢谈道斯虔诚的宗教信仰。他们说是信仰的力量成就了道斯的坚持与奇迹。

我认为,影片恰恰淡化了道斯信仰中宗教的部分。

他的信仰是生命。

挽救生命,不夺取生命。

在幼年差点失手杀了兄弟,又目睹被战争后遗症困扰的父亲对母亲举枪。

他再也无法忍受夺取生命的行为,无法拿枪。

宗教只是为他坚持的信仰,敞开了门。


有人问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参军?

是的,自己去剥夺别人的生命是不对的。但任由别人为自己去牺牲,只为了避讳自己的不拿枪的信仰,这与剥夺别人的生命有什么区别呢?

那个年代,因为体检不合格无法加入军队而自杀的事情并非新闻。


世界在将自己撕成两半,总有人在倾尽全力想把它修补上一点点。

道斯这样说,也这样做。


攻占战壕,再被反扑。战友仓皇撤退逃命,身边一起并肩奔跑的人一个一个倒在地上。

目所及处,是一片火舌与烟尘交织的硫磺火湖。

道斯问上帝:你要我做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然后上帝俯下身,在他耳边——

“医疗兵!救救我!”


你若寻求上帝,上帝必使你寻见。


于是,在黑沉沉的夜中,道斯穿梭在余烟未尽的焦土,一个一个寻找还在喘息的生命,一个一个拖到山崖边,不顾绳索把手掌和腰腹磨地血肉模糊,一个一个将生命送到了能够延续的地方。

这长长的夜里,这段旋律加上了军乐鼓点,伴着道斯负重前行。


在开头的一段战场悲景的倒叙后,镜头一转,安宁静谧的蓝岭山脉,宛如青黛几抹,在眼前铺陈开来。舒缓的曲调一改前面的低沉悲壮,像一阵和风,捎来了清泉般欢快跳跃的续曲。

两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奔跑在被阳光染成一片麦金的蒲草丛中,追赶着攀爬横亘在山顶的巨石。

泉水在石缝中溢出,沿着平滑的山岩淙淙而下。

莎草与蕨叶在石缝的青苔边摇头晃脑。

孩子的目光那么远,远在层峦叠嶂的山脉之外。

这美好和宁静的时光。

一战的阴影从未降临,二战的乌云尚未漫起。

这一小段音乐像是道斯心中追寻的真我,除了道斯在家乡充满了小小幸福的生活场景之外,只响起了一次,正好是开头战争场景的后续。

道斯为踢开日军的手雷炸伤了腿,被送下山岭。


太阳高高在上如神的圣光。

他怀抱着那本有着心爱妻子照片的圣经,仰躺在高高吊起在山崖和营地之间的担架上。

炮火与烟尘都在远去。

他躺在上帝的怀抱。


然后,战争,结束了。

这场太平洋战争中最惨烈的战役成为了最后一场大规模战争。

日美双方加上卷入其中被日军逼迫自杀的冲绳岛平民,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

美军放弃了登陆日本本岛的计划,最终在日本本土投下了两颗原子弹。


他终于可以远离这个自我撕裂的地狱。

The End


猫白推配乐 | 公众号:meowbai

每周五分享一首电影配乐

周末的夜晚

让音乐伴你放松入眠


The Classic Chillout Album James Horner

爱情就是让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点击标题获得图文完整版,或关注公众号:meowbai)


在谈今天的配乐之前,得先说说为泰坦尼克号配乐的大师:詹姆斯·霍纳(James Horner)。

他是好莱坞最负盛名的配乐大师。或许你没有注意过这个名字,但是他的配乐作品你都一定有所耳闻:1994年《燃情岁月》,1995年《勇敢的心》,1997年《泰坦尼克号》,2002年《美丽心灵》,2009年《阿凡达》,这些作品都成为了配乐史上的经典。

《泰坦尼克号》的配乐是他最好的作品,为他在当年的奥斯卡中赢得了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两项大奖。


今天推荐的这首《Rose》,虽然以电影中的女主角萝丝为名,实际是杰克与萝丝的爱情主题。

Rose在电影中出现了许多次。其中一次就是泰坦尼克号中最经典的场景。

杰克带萝丝来到泰坦尼克号的船头,站上船头的栏杆。萝丝闭着眼,在杰克的指引下平举双手,然后睁开眼。

“我在飞!”

波浪在眼前飞逝,浪花似乎在就在脚下一朵接一朵烟花一样碎裂消失。海风在抬起的双臂穿过,仿佛穿过鸥鸟的羽翼。

杰克在她耳边歌唱:约瑟芬,上我的飞机来,我们一起飞上云霄……

汪洋一望无际,被落日的余晖染成瑰丽的橘红橙金。

他们在夕阳的余光中彼此亲吻。

这是泰坦尼克号最后一个日暮。


84年后, 萝丝像当年在船头体验飞翔的少女,踩上船舷的栏杆,将保存了一生的海洋之心,投向深海。

钻石逐渐在海水中隐没,如同当年隐没在海水中的爱人。

安睡的萝丝雪白的发丝与枕巾融为一色。

镜头从床头的相框一一掠过,掠过萝丝一生的缩影。

她学会了钓鱼,她成为了一名演员,她学会了开飞机,她“像男人一样”骑马,她与另一个爱她和她爱的男人结婚,她子孙满堂。

这是她的一生。

也是杰克教给她的每一个鲜活地去生活的细节,是她对杰克“永不放弃”的承诺。

然后睡梦中,上帝让她回归深海中沉睡的梦幻之船,把她的手交到杰克手中。


一位家道中落被迫逼嫁的贵族少女,一位靠赌博赢来船票梦想去美国发财的落魄画家。正好在汪洋中的孤舟相遇,抛开日常中那些最终会让他们分离的柴米油盐,有幸以最纯粹的姿态相爱。

更幸运的是,灾难与死亡让爱情成为永恒。


有人说,爱情就是让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于萝丝而言,就是如此吧。

爱情是一场烟火,而我们还能选择落下时成为火种,还是成为灰烬。


猫白推配乐|公众号:meowbai


Retrospective Max Richter

这首配乐美得让《降临》错失奥斯卡

 (点击标题获得图文完整版 或关注公众号:meowbai}

年初在国内上映的《降临》被誉为2016年最好的科幻电影,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这部电影的配乐由两度提名奥斯卡的约翰·约翰森(Johann Johannssan)作曲,一直被看好再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但最终入围名单一出,《降临》连初选名单都没进,原因全是因为电影中用了这首配乐:Max Richter-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

如果看过《降临》,你一定会觉得非常耳熟。这首配乐在电影中出现了两次:故事开始与故事结尾。

像是这部电影的主题和剪辑一样,导演在配乐应用上也使用了“Hannah”式的回文。

一间暮色将临的湖边小屋,一位母亲与女儿生活片段的闪回,从女儿的出生到逝去,母亲从迎来生命的喜悦,到孤独一人掩入黑暗的悲痛背影。然后故事开始,仿佛这一切是这位母亲的曾经。

而到了片尾,一切线索被线性的时间串起,片头的一切不是过去,而是主人公露易丝要面对的未来,随着世界危机的解除,她站在与未来的丈夫刚刚相遇的这一点,眺望着自己将要面对的未来,对身边的男人倾吐了爱意。

依然是暮色将临的湖边小屋,露易丝与爱人相拥,这个注定会离开的她的爱人问:你想要个孩子吗?
故事就此结局,也真正就此开始。
片头与片尾,两段主角露易丝的独白,恰如外星人饱含蕴意的文字,恰如回文相接的首尾,作为将故事画为一个圆的关键,这首配乐可以说主宰了整部影片的情感。
许多看过电影的人都在片尾伴随着音乐泪流不止,为了宿命的悲伤,也为了主角的勇敢。


有如此与主题契合、将气氛烘托地这么完美的配乐,怎么就连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初选名单都上不了呢?

因为这首音乐并不在约翰·约翰森为降临所创作的原创配乐里,它是英国作曲家麦克斯·瑞切特(Max Richter)在2004年发行的专辑《蓝色笔记》(The Blue Notebooks)里的曲目: 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在《降临》之前,这首配乐早已出现在《禁闭岛》《奇幻人生》等电影中。

让《降临》错失提名的原因也是如此,学院认为这首配乐对影片情感的影响太大,会让投票者分不清真正原创配乐的线索。

那么,既然都请来了一位两度提名奥斯卡的配乐大师,何必要用别人的作品来诠释这么重要的两段剧情?

据说约翰·约翰森也为片头和片尾写了配乐,但最后还是选择改编了麦克斯·瑞切特的这首配乐以达到更好的效果。这首配乐美得让导演和配乐师无法舍弃,以至于错失了奥斯卡,可绝不是夸大。


音乐本身与故事结构如此契合,仔细聆听,开头大提琴的低音升高又降落,像一层层缓缓冲上沙滩的平缓波浪,更明亮的音符加入,像被稍强的风吹动涌起的水花。一环一环,每节音乐都在涌起之后回落,首尾相接,仿佛画出的一个圆。

在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你一生的故事》中,结尾是这么写的: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结局,我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未来的必经之路。我循路而前,满怀喜悦,也许是满怀痛苦?我的未来,它究竟是最小化,还是最大化?” 

这种在常人眼中有些宿命的悲伤,这种在常人眼中注定的痛苦。电影用一幕一幕温柔的亲吻、温暖的拥抱、温情的相处、温热的快乐,把悲伤最小化,也最大化。

 

在她拥抱身边注定会离开她的男人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在她承诺对方要一个孩子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在她怀着这个孩子的几百天里,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在她握着婴儿娇小的手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她与她每一次欢笑、争吵,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她满怀喜悦,满怀痛苦。

也只有让导演和配乐师本身都难以舍弃的这首配乐,这种循环往复、层层叠加的咏叹调,才能承托这种矛盾的美丽吧。


The End

 

猫白推配乐 | 公众号:meowbai

每周五分享一首电影配乐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可以花30秒时间点击这里做个问卷调查吗?只有7个选择题,非常快,能给我很大的帮助!谢谢! 

© 猫白推配乐 | Powered by LOFTER